沙孟海评王伯敏


王伯敏了不起,写出三部美术史。国内没有一个美术史家已经做到了。版画史,中国过去没有出版过,他首先出版;绘画史,解放后第一部出版,这都不简单;现在他主编美术通史……。王伯敏有学问根底,有一年冷僧先生健在,王伯敏那时还年青,我们一起坐在图书馆。张振维说,王伯敏对李杜的诗熟得很,少年读了,现在都能背。冷僧听了,笑着要王伯敏背几首,其用意,似乎有点考考年青人。王伯敏轻松的很,一口气背了杜甫秋兴八首和《野人送朱樱》等五首,又李白的十多首诗,当即冷僧先生表示佩服,开玩笑地说,你也是西湖的一个老古董了......所以,做学问,要有根底,王伯敏根底蛮深的。   ……   沙孟海先生:“艺事师承,始求能似。既似矣,尤贵能不似。子敬书渊源家学,后乃自成一格,世目大王内擫,小王外拓其明徵也,温岭王伯敏兄出虹庐先生之门,早年书画一本黄氏,后淅离异,自辟町畦,名声重一时。黄先生晚年病翳,所著《画学篇》长歌六百余言,稿多涂乙。有时目力不济,俾伯敏接写之。是卷前段四十三行,后段一十六行,多黄的笔,偶有数字属伯敏插书;中间九行,上下接缝印记者,皆伯敏补笔,见者不辩其书出两手也。传世藏真《自叙》墨迹前六行苏子美补写,东坡《赤壁赋》墨迹前五行文徽仲补写,皆偪似真踪,未易辩析。今之揽斯卷者,必且与《自叙贴》,《赤壁赋》后先媲美,播为艺林佳话……。余益佩伯敏兄善继善学,能入能出,足为后生楷则。展卷心意,率题奉教。(1977年11月)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