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王伯敏中国美术史的奠基人


王伯敏(1924-2013),浙江台州人。著名美术史论家。著有《中国绘画通史》《中国美术通史》等43种编著。   12月29日晚,王伯敏先生在杭州安详辞世。突然却也并不突然,2013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几乎一直住在医院里。先生长子王大川说,父亲走得平静自然,去世的原因是器官衰竭。   王伯敏先生1924年生于浙江台州,1947年毕业于上海美专。后赴北平艺术专科学校研究班深造,既是徐悲鸿的研究生,又是国画大师黄宾虹的弟子,自1952年起便任教于浙江美术学院(今中国美术学院)。   作为中国美术学院史论系的泰斗,先生生前几乎每年都会到系里与学生座谈。令人遗憾的是,先生虽学富五车却并不善于言谈;而浓重的浙江台州方言,更是他与很多人之间交流的一道屏障。   近些年来,因为耳背愈加严重,拜访王先生的客人几乎都是以笔与他沟通,常常是偌大的客厅里,只闻沙沙笔声。王先生的客厅也是他书房的一部分,这里虽汗牛充栋,但井然有序,王先生时常会把曾经或正在做的研究与客人分享。王先生著书与常人不同,他以手写和复印将文字与图片按照书籍的排版要求,一张张贴在纸上,日积月累,翻阅起来就如同一本本已经完成的书籍,耐人寻味。   王先生手边最珍贵的,当属他耗时几十年累积起来的学术卡片。正是这些看似普通的卡片,将我国美术史的研究推进了一大步。中国自古以来有后朝为前朝著史的传统,然而就美术而言,直至近代才有滕固、潘天寿等以“中国美术史”“中国绘画史”进行系统梳理,王伯敏先生出经入史,以中国美术史研究独步当世,为学林公推巨擘。王先生的学术落脚扎实严谨,重史少论,是20世纪下半叶中国美术史学科研究领域的奠基人和杰出带头人,堪称“画史通儒”“七史罕人”。   自1950年至1999年的50年中,他编著的出版物计43种,发表论文近200篇,总字数在千余万字以上。这一千多万字,按照图书装订的本数计算,共70余本,将这些书一本本叠加起来,相比他1米65的个子,实实在在的著作等身。   逝者如斯,先生已去,还记得几次拜访最后向王先生辞行,因为腿脚不便,他一个人站在客厅里向众人送别,挥手间怅然若失。在这个时代,先生无疑是孤独的,今后,很难想象再有像王伯敏先生这样的人存在了。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