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华洗尽见真淳 王伯敏书画赏析雅集


王伯敏 山居与竹为邻图   当代画坛学黄宾虹画的人很多,但能学得进又跳得出的人很少,王伯敏就是很少人中的一位,而且是非常杰出的一位。   读书之余画画写字的王伯敏的主业是专攻中国美术史,学问优博,兼擅诗吟,他撰著的6部美术专史文字加起来超过1000万字,别人是著作等身,他是著作等屋。今年迈入88岁高寿的他依然闲不住,依然继续他的理论思考与著述,依然利用“业余”时间画画写字,业余到专业高度,令人不得不驻足仰视。   因业余心态,读王伯敏书画感觉十分轻松,他确实用十分轻松的心态创作书画,同时又用极其犀利的美术史家的眼光审察创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所以,读王伯敏书画不累,亲切处可以分享到他笔底的诗心健硕、天真随机,出入大千。尤其他的山水画,不是不食烟火,而是充满人间喜悦,充满江南味道,充满情意阳光。大家都对王伯敏山水画中的水渍、铺水、凝水赞叹有加,用水是王伯敏山水的最大特征毋庸多赘,可认真推敲,王伯敏山水的用墨、用色、构图何尝不妙造自然、畅汗淋漓?宿墨用得古涩而滋润、黑厚而灵巧,不是一般画匠能够企及的;他的色彩运用,除了可以找到的他喜欢的几位画家的优胜之外,似乎隐约借鉴了唐壁画和青花瓷的设色法,艳而不俗,雅中流韵;至于图式构成,一看便知道王伯敏的山水是生活化的,其写生与写心象齐头并进,诗意造境,诗意用笔,时代新面,涣然映现,即使不题款,王伯敏的每一幅山水仍然属于诗意山水。诗意的缺失,是当代画坛的贫血症,王伯敏的诗意山水,让我们重新找到了信心。其实,只要具备诗眼,不要说自然是诗意的,生活——哪怕是快节奏的沉重生活还会流淌诗意的想象,捕捉诗意是艺术家的天职,可惜,许多艺术家早没了那个本领了。   墨君——竹石图也是王伯敏经常挥写的,君子爱竹,竹子虚心亮节王伯敏羡慕,写竹如写品,画品、人品通过写竹写出来是何等惬怀。不品,是对人对画最差的评价,做人要上品,做画要上品,上品才能言其他。王伯敏做人的上品凡与之接触过的人都会切身体验到,如沐春风,春风化雨。不知王伯敏经常把竹石图小品赠人,是否寓意做人要上品?而如果受赠客人有幸亲眼看到过王伯敏作画写字,也许会倍加珍爱自己的所得——不择纸笔,信手挥写,谦谦然,淡淡然,书卷气的书画难掩一片真情厚意。收藏这样的作品,是收藏文化、收藏德行,心灵净化,主办单位的绍兴县青藤书画艺术研究院的主事者们可能正有这个愿望在。   王伯敏书法略有颜正卿、何绍基、刘石庵书法混搭的影子,意态雍容;清气四溢,绵柔静穆,肥瘦匀称,有些蘸水书法的作品常有出奇制胜的效果,仿佛诗画合体的晕化。其书题画隽美,单独亦佳;辅以文采,直追前贤。他对书法的研习,提升了他绘画如鱼得水的境界,也是他真正继承黄宾虹一辈画家的地方,诗书画合璧,铅华洗尽见真淳,脉脉才情,涌于笔端。

 

其他新闻